撰文 Stefano Roncato. 摄影 Cecile Bortoletti

野。如果问Massimo Giorgetti品牌的建筑设计风格,那正是斧头破坏的 声音,坚硬得使人害怕。而红砖墙的厚重与里外莫辩的玻璃幕墙之间形 成对比,又令目光柔和下来。坚如磐石,又轻盈欲飞,翱翔于那座米兰 的标志性建筑。它出自Domenico Pascarella的手笔,似乎已经透露了不少楼 宇主人的信息。仿佛是命中注定的邂逅。设计师一开始娓娓而谈,我们 会短暂忘记他的卓越品牌,2009年与Paoloni集团联合创立的Msgm。忘记 品牌节节上升的销量,他的生意,商店,走秀。忘记他刚被Emilio Pucci任 命为创意总监,推出了首个系列。忘记他那些大献殷勤的求合作者。只 记得此时,此地。Giorgetti的话语抑扬顿挫,勾勒出一场有意识的变革过 程,连眼睛都被吸引着听他说话。他能在一瞬间让人产生好感,充满不 知疲倦的好奇心,思维敏捷而饥渴。他讲述着每一格画面,他所遇见的 人和事,他的世界,他的音乐,他的热情,他人性而易于理解的脆弱。 这是一幅用声音勾勒而成的画像。令人沉醉,就像墙上挂着的那副画 像。如Nick Homby所说,About a boy。 此时此刻,您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 我很幸运,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沉闷”。我就像站在俄罗斯的山上, 站在圆形竞技场。我一直在旅行,在火车上,飞机上,出租车上。旅行 箱的轮子总在我身后吵嚷,已经成为我生活的配乐。它令人紧张,不讨 人喜欢,让人肾上腺素飙升。一切都令人兴奋。唯一让我遗憾的是,无 忧无虑的玩乐已经不复存在了。 您如何把Msgm与Emilio Pucci分开? 完全是对半分。两天半到三天在佛罗伦萨,两天半到三天甚至四天,包 括周末,在米兰。我认识到一个更加严格,更守纪律的Massimo。饮食也 变得更为健康,幕墙我正在戒肉食。此前我已经开始生活得更健康。这 也许也是一种潮流。而我是真正的潮流爱好者……另一个秘诀是运动, 我隔天就去跑步。还有音乐,那是我真正的疗法,无论是坐火车或是跑 步,我都离不开音乐。 您如何发现新的音乐作品? 或者是自己发现,或者是我的合作伙伴推荐,例如Nicola Guiducci或 Andrea James Ratti。还有其他夜店的dj朋友会给我发歌。如今,音乐令人振 奋,自由自在,运用各种新科技。独立摇滚打破了所有规则。同一个歌 手,可以遨游在古典音乐、摇滚与朋克之间,可以将旧曲翻出新意。 这种效果在出现过在我们的女装秀里…… 我希望传达有所不同的形象,在前一天改了配乐。我记得那支美国乐队 名叫老虎。我们在墙上准备好灯光与音箱,模特们几乎是奔跑着走秀。 一切都始于音乐,男装秀我也选择了两首音乐。 您会怎样定义您的女孩们呢? 她们都是活在当下的。她们并不是引人注目的博学多才或冰雪聪明,她 们就和身边的女生们一样。她们是属于现在的。我特别喜欢“现在”这 个概念。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各行各业都那么快,从社会,到时尚, 到金融,你不会知道六个月后会发生什么。我不爱过去,衣服散发着腐 朽气息。我也不爱太过前卫的东西。我曾经犯错,在面料、缝纫、细节 上太精雕细琢。然后我明白到,那并不适合我。 今天也是关于沟通方式的。社交媒体对您的帮助有多大? 在开始是至关重要的。Msgm是2009年推出的,当时我们与Antonia(编者 按,米兰商店)一起创立了一份报纸,与所有的时尚博主,例如Tavi, 或Tommy Ton一起作推广。然后,在2011至2012年间,该有的都有了。人 们曾经批评我为时尚博主们搭配衣服,选择了太流行的面孔,例如Luca Finotti。然后我就一夜爆红了。商店们都想要Msgm,而Msgm马上就销出 去。由此我得以在商店内部做生意,完成了从年轻品牌到合作伙伴的重 要过渡。今日,我们是接近500家女装店的合作伙伴。他们器重你,尊敬 你。大家共同成长。 这是一个横跨各种企业功能的现代角色。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呢? 我承认,到了重组的时候了。我们在寻找新的ceo和投资伙伴。我们也处 于投资基金和投资者的风暴之眼中。显然,我们的项目开始吸引金融界 的兴趣。但我也不否认,我们与Paoloni(编者按,Msgm股东)希望保持 独立,慢慢重组。也是因为,我最大的恐惧是Msgm会变质。在诞生之初 它是流行休闲运动服,随后在价格与面料上作出改进。我不想踩着鼓点 开店,然后变成另一种风格。 我们开始看见名人们穿着Msgm…… 我本来不相信这会发生,因为已经有太多品牌志在走上红地毯。我们寄 出去一些衣服,然后收到了意外惊喜。Gwen Stefani在《美国好声音》上穿 了。Lady gaga在《美国怪谭》首映式上穿了。他们开始喜欢这些简单又时 尚的衣服,不太花巧,不太复杂。 这就是Msgm的成功方程式吗? 它有强烈的时尚内涵,但易于穿着。即使风格强烈的衣服更加畅销。米 兰商店的销量时高时低,现在形势喜人。我们对于视觉效果也倾注了更 多精力。你也要明白你犯下的错误。你在头脑中创作故事,最简单的白 纸上面加了沥青。但是买衣服的人可能会觉得沥青肮脏。要审视自身错 误,从中学习。我相信没有任何创作人是自信的。我正在发现自己不自 信和脆弱的一面,反思冥想的一面。反省两三日之后,重要的是明白自 己错了。然后做出反应。 您与批评的关系如何? 关系健康。无价值的批评会让人受伤,但很快你就会忘记。建设性的批 评你会铭记终生,智慧的人充满魅力,让我折服。我会思考,它们会变 成你工作的辅助工具。我相信讨论,无论是在Msgm还是在Pucci,工作都 是团队的成果。独自一人将一事无成,无论是在时尚界,还是在公司内 部。我的工作,也是为了建立人际关系。 与大公司,例如Emilio Pucci的合作是什么感觉? 那里也是很美好的。从Msgm出发,搭上两个小时火车,我便过度到佛罗 伦萨的宫殿中。那是另一个故事。你会自觉改变维度,与不同的团队, 创造不同的东西。你的眼界是一样的,但你的对话者改变了。Emilio Pucci 是一线的,在面料与绣花上有相当高的预算。一开始,我觉得那是游戏 天堂。哇,我惊叹。 如果明天放假,您会干什么呢? 我会关上电话,i phone,ipad,iwatch。我是一个Apple boy,乔布斯的粉 丝。我会读一本好书,例如一本惊悚小说,一本斯蒂芬·金,那是我青 少年时代的喜好。有点商业化,必须一口气看完。 Bjork在电视剧《比弗利山90210》中引用了他的系列。90年代的文化对您 来说有多重要? 那是我的年代,我的审美趣味正是在那个年代成形。那时候我就是一块 海绵。那个年代的时尚记忆也很清晰。什么都少一点,时装秀也比现在 少。我的职业生涯开始于1997年的一家商店,在Riccione的Nick and sons 当 售货员。当时是Tom Ford的Gucci,Prada与Helmut Lang爆红的时代。那是 夜店Echos与Cocoricò黄金时代的尾巴。我第一次去那里,觉得时尚直接 从天桥走到现实的真人身上。现在的时尚或地下潮店不是这样了。 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有点标志着意大利时装秀的回归。对于米兰正在 兴起的新一代设计师,您怎么看? 我认为非常有趣,是我们的骄傲。我从一开始就决定把Msgm放在米兰, 我为此移居米兰,加入了这个品牌。有其它品牌联系过我,让我在纽约, 伦敦和巴黎工作,我都拒绝了。米兰是成衣,是意大利,也是生意。媒体 常常批评米兰太过商业化了。每当我读到这样的评论,我都会嗤之以鼻。 您认为自己是个生意人吗? 我不想成为生意人,但我不得不为之。但这也是有意思的,它让你拥 有了不同于时尚的自信。我当创作人的时候,是不自信的,感觉赤身 裸体。而当我是生意人时,所有的不自信都烟消云散,数字就是一个保 证。除了“现在”这个概念,我也喜欢“真相”。我制作了一个系列, 在衣袖与卫衣上写上“Truth”。我喜欢这种真诚的时尚。如果我是我, 为什么要假装别人呢? 人们称您为米兰的当代“小国王”…… 我至今提到过当代吗?从前我为此骄傲,但已经过去了,不再是时尚。 这个词本身也在减弱,有过误解,从前这属于美式的简单快速。 一切都在变,时尚本身就意味着变化。 曾几何时,我们流行过卫衣上的玫瑰,水中呼吸器,荧光。曾经在当 年蔚然成风。但我欣慰的是Msgm从没这么过度流行过。这样就永远不 会过时。

0

视频


.Storie e leggende


.Va in scena l’Aida a Trapani


.Aspettando Italiana


.Milano Arch Week


Ferragamo

Valentino

Alias

Angelo Galasso

Poliform

Serapian

Furla

Roberto Botticel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