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Silvia Venturini Fendi谈话是一件富于启发的事。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开始,如何引人好奇然后占据上风。有时又会神游片刻,从她的眼睛中透露出思索。正是这样一双眼睛创造了无数人的拜物对象,她与老佛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亲密合作,为Fendi开启了新纪元。

Silvia Venturini Fendi谈话是一件富于启发的事。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开始,如何引人好奇然后占据上风。有时又会神游片刻,从她的眼睛中透露出思索。正是这样一双眼睛创造了无数人的拜物对象,她与老佛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亲密合作,为Fendi开启了新纪元。“2015是重要的一年,为我们照亮了新的未来”,几个月前她如是说。当Fendi在过去的一年中创造了许多熠熠生辉的时刻后,人们开始关注该品牌男装长足而低调的成长,其背后的创造精神也表现在为女性和儿童设计的配件里。传统加上创新。有趣的手法,对一些思维屏障的冲破,这在今天格外活跃,但事实上早已存在于品牌的Dna中。正如一张老照片所呈现的:当时三岁的Silvia Venturini Fendi穿着拉格斐为这个罗马品牌设计的第一个系列。“男人,女人和孩子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如同三个复印件一般相似。这是第一次性别平等的宣告。”

您旗下的男装目前情况如何?

我对时装秀的收效非常满意,表现了芬迪男装有了长足的进步。我更满意的是如今为最重要的精品店里为止配备的员工以及提供的空间。我们的男装低调成长,设计为之赋予了推进力。不用广告,却有口皆碑。这会是一种新的宣传模式。

您如何定义您品牌的男装?

能够反应并延续我们品牌的历史。创新是我们的传统。创新,但并不过分追赶潮流。不刻意追求“酷”,这是一个我拒绝的词。我们的男装是成熟世故的,采用最令人赞叹的面料和最先进的技术制作。表现自由、精英、开放的精神却不失严谨风度。这是我们在复杂的设计中要做到的,从不顾此失彼。这是一种平衡的游戏。我想不到如何去进行注解。其中还融入了我定义为来自日常的常规元素。但又高于日常。从日常生活中提炼的居家和外出服,长睡袍,舒适而个性鲜明的针织衫。

在您的生涯中,曾经历过各种蜕变……

首先是一份许可。我们大大提升了品牌的男装文化。一如芬迪品牌的蜕变,不停以更有力的设计来推动。我们有勇气去改变许多事情,停止走秀,寻找其他的模式例如短片,一直进行实验。如今的成长如同追随神秘的导航,我喜欢这样。只要上网就可以了解。有一小部分人不知道Fendi有男装。而其他人则宣布了Fendi男装的成功。我们就要让这些信息流通。

您的灵感来自何处?

我是一个常常作男性打扮的女人。今天我们常说,男装从女装那里偷了许多东西。我需要建立自己愿意追随的的经典。我进行实验性尝试,但我从不忽略功能性,我在剪裁层面工作,从配件入手,并思考设计。有许多我需要的东西,我观察一切。我所设计的并不是已经存在的男士形象,而是我的幻想,由我来想象他会如何生活,做些什么。我自问自答。我并不企图创造潮流,而是从日常生活中汲取。例如这个系列就是一种居家时尚。我们每个人都想在家里招待朋友……

对于您常说的性别流动,您的想法是?

对我来说是件美妙的事情。说一样东西男女通用是不够的。一件衬衫就是一件衬衫。我喜欢定义的缺失,喜欢性别统一,这能够很好地反映当下。这种完全的自由是超过任何归类的,我也不属于任何归类。去掉屏障是非常美好的。从儿时起我就从不穿粉色衣服,这让我拥有一种开阔的视野。感谢我的母亲。我觉得用固定的逻辑培养孩子是件荒唐的事情,例如女孩必须玩娃娃,男孩必须玩打仗。

规则在上一个时代已经不再被信奉了。你们让Gunter Sachs穿上皮草,现在看来不再是惊人之举……

我们总是在做着对每个时代来说离经叛道的事情。这也就是热衷尝试的人们热爱芬迪的原因。有一张现在已经很出名的照片,里面有当时三岁的我。这是1967/68年的秋冬季,卡尔·拉格斐为芬迪设计的第一个系列。照片里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穿着如同三个复印件般一模一样的衣服。这是第一次性别平等的宣告。所有一切都从卡尔开始,他在这些尝试中始终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卓尔不群。无所畏惧。没有冒险,就会裹足不前。

4

您不喜欢“酷”这一类词……

我厌恶这些词。美丽的事物再过二十年都是美丽的。必须能够经得住时间的考验。酷的事物只是对当下而言,而我们需要的是激发能够穿越时空的情感。提供给这项在简单形状上创造的工作,保障最高的品质。应当展现永恒经典或非常超前的设计,来保持平衡。

关于进化的男士的新概念从哪里产生?

如今许多男性,尤其是东方男性,比西方男性更为开通和自由。他们让男装重回核心地位。可能他们对色彩没有观念定式,更有勇气尝试,也可能因为他们没有我们这样的制衣传统。他们为西方带来了新的热情,推动业界进行更自由的设计。

配件方面的快速发展呢?

我对 Peekaboo男士系列的巨大成功觉得惊喜万分。这再次证明了女士设计可以为男士所用,反之亦然。我记得我的一位作家朋友买了一个baguette手袋想送给他的一位女性朋友。他告诉我:“我把自己写字台上所有用来写作的工具放在里面,最后我没舍得把包送给她,因为太美了。”

华伦天奴的Maria Grazia Chiuri和Pierpaolo Piccioli。古琦的Alessandro Michele。Giambattista Valli。Marco De Vincenzo。Frida Giannini。所有这些设计师都从你们的品牌成长,他们或多或少都像芬迪的孩子一样吗?

我们有点像是座罗马式的学院。一座专注于艺术的学院。在芬迪那里我们得到了最初的洗礼,并在无数创意中汲取营养。我对此非常自豪。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的成就。在罗马有三个时装品牌相映成辉。都是非常强大,在持续扩张的业界领导者。我们属于不同的企业,但彼此之间是很好的朋友,通过共同的纽带联系。那就是创作的魔力。

这样的创意热潮对米兰的时装秀也同样适用吗?

是的,我喜欢这样的创意勃发,对于国际媒体来说也将因此有更多参照。一般来说,一座城市可以组织更多活动和晚会。但最需要的是凝结了许多创意的美丽设计,能表现设计者别具一格、毫不扁平化的个性。

社交网络好像对个性和个人色彩崇尚有加。曝光频率最高的就有芬迪小怪物的犀利眼神。这一设计是如何诞生的?

我们和卡尔一起致力于表现设计的趣味概念,采用了许多彩色皮毛。我当时刚从巴西度假回来,眼睛里装满了一位朋友所驯养的鸟类和热带鹦鹉的令人惊艳的色彩。回来后,我们设计了一只小小的鹦鹉,之后变化为一种异域小怪物。如此便诞生了所有人称为芬迪小怪物的皮包挂饰。我们立刻想到采用一点皮毛能使之具有娱乐效果。如同一种治愈系的卡通片。让你忍俊不禁。时尚必须能为生活减负。

您又是如何看待随看随买(see now buy now)的风尚的?

我认为这是种很有趣的概念,可能会促使人们重新审视设计的运作机制。对于2016春夏女装,我们进行了一项实验,在蒙特拿破仑大街的门店出售五款前一天走秀发布的Strap you。其效果非同凡响:所有挎包都在短短几天内被抢购一空。

你们的男装和女装可能一起推出吗?

它们之间是互相补充的。我跟随卡尔这样的大师成长。和Pietro (Beccari,芬迪的主席和ceo)一起组建了非常棒的团队。我们了解芬迪的精神。这不是一个止步不前的品牌,而是不断推陈出新,并获得人们的喜爱。在男装秀的后台,我也看到了许多女性在充满兴趣地观赏男装。但我们现在且不要透露太多……


采访:Stefano Roncato – 摄影:Paolo Fichera& Daniele La Malfa

图片:芬迪2016/17冬服装及配饰

模特:THIBAUD CHARON, WINSLOW HAGER @ 16MEN; MAX BARCZAK @ 2MORROW; BOYD GATES @ D’MEN; ZHAO QINGHE, VICTOR NDIGWE, EDUARD BADALUTA, FREDERIK KALTOFT, SERGE RIGVAVA @ ELITE; TIMUR MUHAREMOVIC @ I LOVE; ROCH BARBOT @ IMG; ALLEN YE @ INDIPENDENT; TRE SAMUELS @ RE:QUEST; MATTHIEU VILLOT @ SUCCESS; DOMINIK HAHN @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JOHANNES SPAAS, LEMMIE VAN DEN BERG @ ULLA

发型: MATT MULHALL @ STREETERS; MAKE UP: NINNI NUMMELA @ STREETERS

选角导演:PIERGIORGIO DEL MORO @ EXPOSURE NY

Video – 视频


.Storie e leggende


.Va in scena l’Aida a Trapani


.Aspettando Italiana


.Milano Arch Week


Ferragamo

Valentino

Alias

Angelo Galasso

Poliform

Serapian

Blumarine

Pomella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