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 Van Assche 似乎在他快满40岁的时候(下一个5月12日便是他的生日)发现了新的自由。关乎审美和思想。在他担纲迪奥·桀傲男装创意总监的近十年中得以 成熟。

“这一季可谓是个转折点……前一个系列是对中产阶级的馈赠,对阳光和 鲜花的礼赞。最新的系列则是暗色系的,带有新浪潮的风范。而我必须说 我很喜欢这一系列,因为这意味着新的历史的开端。”Kris Van Assche 似乎在他快满40岁的时候(下一个5月12日便是他的生日)发现了新的自由。关乎审美和思想。在他担纲迪奥·桀傲男装创意总监的近十年中得以 成熟。自2007年4月接替Hedi Slimane以来的岁月总是忙碌紧凑的,作为 Slimane助理的他曾在伊夫圣罗兰工作,又随之来到迪奥。10年里他建立 了在路威酩轩旗下的个人品牌,并赋予其新的灵魂。实用主义的简洁风格 来自他的成长经历以及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学习。“为了获得灵感,我常从观察街头的人们的穿着入手……我认为我们比利时设计师的一个特点就是对现实拥有强烈的认知,始终在幻想的服饰和真正可供穿着的服饰间寻求平衡。”他正以这样的特质完成自己的小小革命。

为何选择现在来迈出新的一步?

这么说吧,因为我进入了生命中的特殊时刻……迄今为止我一直同时为迪奥·桀傲男装和自己的品牌工作。这一直都是创造和演进的过程。在上一季我试图完成对于如何定义当代奢华的反思,这是一个我试图对如迪奥这样重要的品牌提出的问题,因其拥有深厚的高级定制背景以及重要的男装部门。这个问题的提出也因为考虑到快餐时尚品牌以及时尚体系的所有周边现象。如今的一切都以高速行进,在走秀结束的同时,就可以被所有人享用。一个令人信服的构思可在短短数周内遍布大型连锁店。而为了购买迪奥·桀傲男装,每位客户则需要等待六个月……是什么促使人们甘愿等待?

对这个问题您找到了哪些答案?

迪奥是工作室模式的品牌,提供高品质的手工制作,并在作品和布料上投入大量的研究……在过去的几季中我致力于进行所有这些工作:从而建立一种叙事。如今一切都已清晰,是时候回到时尚本身,回到这个用大写的F开头的单词了。

那么对您来说,时尚意味着什么?

是社会和审美层面的宣言。是转化为物件的对今日的反思。例如,在当下的时刻,我认为没有太多理由来保持无条件的乐观主义。在前几季,我描绘了去采摘鲜花、去歌剧院作乐的男性。而如今的感受则转向暗色调;有些事情变了,尤其是对于一个在法国、在巴黎工作的设计师而言,这是一个包含着相当负面性的特殊时刻。我相信今天需要持更激进的态度,时尚也应当更加激进,因为世界变得更加激进了。时尚必须是社会的宣言!

DIOR_HOMME_1

怎样开始设计一个系列?

我从一个念头开始,可以来自一张照片,一段音乐录像,或仅仅是旅行、度假的一些回忆。或者是来源于对我衣橱中没有的物件的渴望……我将之称为我的个人订单(速递)。然后我开始和一个创意工坊内的所有人一起工作。我很幸运地在家里拥有一个工作室,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马上获得具体的构思来实现一个想法。

这一季设计的起点是什么?

黑色,我想要许多黑色……我开始着手于时装秀的一刻就明确了这个想法……这也是我首次真正脱离自己的设计印象来为迪奥·桀傲男装进行创作的一季。之前我总是带着两个想象的概念,认为Kris Van Assche拥有年轻的灵魂,而迪奥·桀傲男装则更为成熟。如今我把所有的能量都放到一个设计中,我的言行都更为自由,可以说是从心所欲……这是我对自己最满意的设计系列之一。

克里斯汀·迪奥先生的衣橱里有些什么?

这一季不再以他为起点。过去以他的风格为参照,须知迪奥本身从未设计过男装。因此参照的对象是他的个人世界和衣饰。这样的过程强化了一种视角,在这一季得到格外的肯定和张扬,即对迪奥·桀傲男装我们也可以讨论街头文化了。向迪奥致敬,同时不扰乱品牌固有的审美法则。他的精神无处不在……在这一场秀里,有四件花卉图案的衣服脱胎于我从品牌历史档藏里寻获的布料。那是一块丝绸,我则用运动风格的新科技棉布面料对之仿制。这一系列中总有些高级定制的影子。

对您的设计而言,品牌的历史档藏有怎样的重要性?您如何将自己的过往和品牌的过往相联系?

我对品牌的历史档藏了然于心,我热爱品牌的历史。每次我进入那个世界,就希望看到一些自己尚不了解、还未看过的东西。我喜欢对迪奥先生的私人经历好奇探寻,来获得偶然触发的暗示和灵感。例如当我们发现了他的一些信件时,就从他的签名和字体出发,来创作装饰图案。不过这一季我并没有去档藏中寻找灵感。

DIOR_HOMME_2

如果现在您要界定迪奥·桀傲男装,会使用哪些词汇?

当代性。我设计的衣服并不属于未来主义。我喜欢思考怀旧范畴之外的那些东西,探索属于今天的时尚密码,进行当下的解读。许多时装品牌在一些时刻比如现在,都尝试将顾客引入一个令人愉悦的过往年代。而我则期待发生在现实的、在当下的日常生活中的事情!我爱说是当下给了我灵感。

当下的现实和重要的过往,但使用一种和怀旧无关的方式……

我喜欢过去,那些真实而重要的过去,但我并不喜欢观察我自己的过往设计。在巴黎的郊区我有一个保存所有东西的仓库,但我都不知道怎样才能去那儿。我不喜欢观察自己的过去,我只会不断挑出错误。我更倾向于记忆,以及记忆所唤起的正面情绪。我不是一个怀旧者,我希望将自我投射到当下和不远的将来。

那么您希望您的男装设计在未来具有怎样的前景?

我希望使之适应现实。我希望经典的元素少一些,而与时尚的联系更紧密些。我希望相比于过去能够更具娱乐性。我希望能够和手工技艺建立更强烈的纽带。我希望能够持续和品牌的工作室及其设计理念对话。从而确立对现代性的新认知。

您的谈话中经常提到高级定制这个词……对您来说,这个方面有多重要,而迪奥·桀傲男装的工作室在怎样的程度上帮助您建立了现在的时尚王国?

首先,我想说我并不从事高级定制,而是负责迪奥·桀傲男装这个品牌的高档成衣部门。对手工制作的极致追求是这个时尚王国的特点,并使之区别于街头品牌。在这里,即便是一条牛仔裤,也是经过手工染色和缝制的,如同对待定制西服那样。这是我们所叙述的历史的最根本部分。然后才有了工作室。一片由十来个终日在缝纫机后工作的人们和十来个手工裁缝构建的天地。一个和女人的世界密切相关的小团队,用如同珍宝的双手让我即便是最荒诞的构思也能变为现实。

DIOR_HOMME_3

问一个一直以来很突出的问题,如何看待如今占主导的随看随买(see now buy now模式……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形成确切的看法。我相信每个有关的决定都是策略-经营性的,而不仅仅基于简单的创意和设计。将要发生的是时尚体系内的又一场演变/革命,如同过去发生的许多次那样。不过我觉得期望在维持欧洲的制造和创作规则之余缩短时间进程的想法有些乌托邦。可能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过于算计而缺乏情感,把从时装秀订购以及对物件的等待这些梦幻的过程从时尚中剥离开来。

您怎样看待迪奥男装在您担任创意总监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变化?

首先这不再仅仅涉及男装,而是涵盖了一系列多重形象。为此我十分自豪。因为迪奥作为女装领域根基最为深厚的品牌,男装本应当局限于小小的天地。而我们却成功地为之开拓了广阔的宇宙,容纳了许多不同类型的男装。经典款。艺术家气质。中产阶级风格。学生装。休闲装。所有这些都可以共存,因为我们在过去的几年内共同巩固了一个理念,一个精确的信息。让我们如今能够在走秀场景中引入滑板主题,而不违背品牌的审美基调。迪奥是一个法国巴黎的时尚品牌,在全世界都拥有顾客。不同类型的男人,和不同的作为男人的方式指的是什么?我们设计的根本思路便是开阔的视野……我没有门户之见,而是推崇交流感觉和想法,从中必然会产生一些积极的东西。

说到屏障和界限,您对中性现象的看法是什么?

我认为这是陈词滥调,是时尚界早已经历过和分析过的讨论。曾经推出的概念包括雌雄同体,之后是第四性,都市花美男,如今则轮到无性别。如果是审美和社会层面上的有趣的思考,那么就是积极的。但如果只停留在讨论的层面用来迷惑顾客的眼睛,我可不感兴趣。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似乎更倾向于后者。我热爱男装的紧束感、规范感和独特的编码法则。我喜欢一些界限的存在,能够成为颠覆和打破的对象。但我认为男孩就该是男孩……这涉及到自由。每个人都有自由也必须自由地以自己期望的方式生活,不必给自己贴上无性别的标签。否则就会在一个小圈子里固步自封。这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采访:Giampietro Baudo和Stefano Roncato

摄影:Willy Vanderperre

图片:迪奥男装2016/17冬服装及配饰

造型:MAURICIO NARDI @ ATOMO MANAGEMENT

模特:DYLAN ROQUES, ETIENNE MARTINET, PAULIUS MESKAUSKAS, OTTO-VALTER VÄINASTE @ 16MEN; TRE SAMUELS, STAN VONK @ BANANAS;SIMON JULIUS JØRGENSEN @ ELITE PARIS; JOHAN GAVELIN , KOEN VERDURMEN, NAT HAN DIONISIO @ SUCCESS; WILLOW @ ULLA

发型: ANTHONY TURNER @ ART PARTNER ; MAKE UP: LYNSEY ALEXANDER @ STREETERS

Video – 视频


.Storie e leggende


.Va in scena l’Aida a Trapani


.Aspettando Italiana


.Milano Arch Week


Ferragamo

Valentino

Starhotels

Angelo Galasso

Brosway

Bulgari

Furla

Roberto Botticel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