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elo Burlon和他的小屋,或者说小房子,这位西班牙男子让一切都变得甜美。对朋友们而言这里是一个温暖港湾,让人宾至如归。曼妙的音乐,隔绝了外界的烦嚣,赤足行走,阳台上洒着一点阳光。小屋面朝米兰老城的连绵屋顶,“米兰”这个词也出现在他的品牌里: County of Milan,诞生于2013年。

“今晚跟阿根廷人共聚晚餐,只讲西班牙语。”气氛比你能想象的更欢乐。门铃响了,有人要来做饭。怀着爱,面带微笑。Marcelo Burlon和他的小屋,或者说小房子,这位西班牙男子让一切都变得甜美。对朋友们而言这里是一个温暖港湾,让人宾至如归。曼妙的音乐,隔绝了外界的烦嚣,赤足行走,阳台上洒着一点阳光。小屋面朝米兰老城的连绵屋顶,“米兰”这个词也出现在他的品牌里: County of Milan,诞生于2013年。对他来说,这里是拍摄特别人物的理想地点。他要讲述的故事已经成为历史事件,名门学府研究对象,可以煞有介事地说:从巴塔哥尼亚大学到博科尼大学。事实上,故事只是建立在友谊之上,毫无戒备,自然而然。天然人格魅力,常常在不同的领域里发挥才华。这是热情的碰撞。个人与事业的成长。将浑然一体的东西分开是很难的。“我不是设计师,而是一名创意总监,让人们团结在一起。”Burlon说,“我是多任务管理的先锋。”这是他喜欢引用的表达。他生于阿根廷,在米兰长大,已经准备好从夜场进入出版、设计与音乐界。他推出的时装系列一炮而红,无不散发着他的DNA 。他的美学,他的声音,与他的生活,在社交网络上大受欢迎。网络-波希米亚的结合,让人想起一个简单的事实。“当你走进人群,转折就在那里发生。”

第一年的财务业绩?

套用《纽约时报》的说法,我有点像是多任务管理的先锋。出版,设计,晚会DJ,多年来一直跟所有设计师合作,推广别人的品牌。一切的经验,我都倾注到County of Milan里面。我在俱乐部工作已经有20年了,我在米兰已经18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Magazzini Generali。那是当年时尚设计圈里最红的俱乐部。我是俱乐部的红人,在那里建立起我自己的事业。

时尚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是伴随着Jean Paul Gaultier, MargielauHelmut Lang成长起来的。这些设计师一直在讲述深邃的历史,是具有厚度的概念设计师。我由此培养起对那种时尚的敏感度,非常脱俗,非常出格。然后我开始跟设计师们一起工作,将我的工作带到他们的品牌,我的音乐,我对于晚会的眼光。这一切都发生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前,算是某种先驱。以前,人们相信俱乐部是认识某类人群最有效迅速的途径。

您如何定义自己呢?

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从来不会妥协,一直坚持自己的理念,透过每件T恤,每张唱片,每段影片。我做了所有想做的事,即使跟系统,跟社会,跟某种程度上的米兰格格不入。

在那段影片里,您被一些特别的人所包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东西,不仅是集体发挥力量, 也是在集体中识别自己。买我衣服的人会来我的派对。他们有意愿和兴趣属于某个派别。参与我的生活,成为一个团队的一部分,即使我们素昧平生。但我们有着共同的审美。我与人们之间,存在着这种建立了自然交流之上的关系。Fedez是我的好朋友,他在网上有几百万粉丝。而Paolo Farcic就连Iphone手机都没有。

跟Rossana Orlandi呢?你们会说什么?

说阿根廷,说巴塔哥尼亚。说孩子,什么都说,就是不说工作,说我们有多么互相喜欢。跟她在一起我总是很兴奋。这个真是出乎意料。

这些年来,您有过很多才华横溢的朋友……

相遇都是缘分,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一些历史性的时刻。我们在事业上共同发展,个人也得到了成长。友谊让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觉得Edward(Buchanan,Sansoviono 6的创意总监——编者按)的成功是他应得的。Lea(T,编者按)是一位模特,更是一位模范。她推动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她教育了很多视变性人为怪物的人。她很厉害,我曾经跟她在一起在圣保罗的街道上散步,从小孩到老奶奶都向她致谢。她以她的资质开辟了一个世界。Macs Iotti,一位伟大的艺术总监,为全球最知名度品牌工作。Ilaria Norsa曾经是我的助理,现在负责我的时装秀造型。Ada Kokosar认识我的时间最长,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她当时是Mtv的造型师,我是Nose(Fornarina)的公关。Chiara Biasi是时尚博主,风格与众不同,一直在追求创作最有趣的内容。Michele Lamanna与Paolo Farcic一直是我的派对门面,现在Michele是一位非常出色的3D艺术家。Franco Gobb i是发型师,为所有时尚杂志封面和时装秀做发型,还有Gianluigi Gargaro,为Armani做发型。Adrian Appiolaza是我的阿根廷朋友,曾经是Miu Miu和Louis Vuitton的设计师,跟Marc Jacobs共事,现在是Loewe的设计师。

County of Milan是如何诞生的呢?

我是做DJ出身的,全世界的人都来听我的音乐。他们有兴趣来认识我。凭借社交媒体,我建立了一张强有力的国际网络。我希望用图像说话,通过我的T恤品牌。这个项目跟别的项目一样。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不说在桌上谈出来的。随着买家们口口相传,就变成了一个市场案例。现在它已经变成了历史案例,论文题目。像Bocconi这样的大学都邀请我去做演讲。我的图形师Giorgio di Salvo,是将我的想法翻译成作品的人。我沉浸在阿根廷的图书馆和博物馆里。他则拥有将我的灵感变成图像的眼光。大自然。凶猛动物。巴塔哥尼亚的土著宗教象征。让人想起锐舞派对和俱乐部。这些都是属于我的生活元素。

名字是谁起的呢?

County of Milan是Macs Iotti的创作。Max对俄国间谍与克格勃做过调查,在一些书信和文件里找到了这个名字。一开始,我有我的企业Marcelo Burlon。企业就像一艘大船,跟踪活动和造型,有一个自己的博客。在这个名字下面,有总监办公室。但其实只有我一个,就像一名俄国间谍……我想说的是,米兰有多少美妙的东西,这座城市接纳了我,让我可以表达我的个人。

第一次时装秀您的感受如何?

事实上我很平静。时装秀就是一场派对。朋友们从世界各地来参加,参与制作和音乐。每隔六个月,就与朋友们重聚,互相交流。

您喜欢提到朋友们的名字……

这是一项团队工作。我出面,出名,但组成的元素是方方面面的。例如我的合伙人,Claudio Antonioli和Davide De Giglio。如果没有他们的加入支持,我只能继续做几件T恤。他们为我带来了生产与销售的架构。他们为公司带来了他们的专业知识。

您快乐吗?

我非常快乐,也是因为这超越了我的期待。媒体和买手的捧场,商店里的客流量。我去那不勒斯,普通人都会跟我打招呼,路人,咖啡店的伙计。当你走进人群,你会在那里看到转折。

秘密是什么呢?

大家都知道我的故事,并喜欢它。他们知道我的成长历程。我是阿根廷人,在巴塔哥尼亚出生,当时是军事高压时期。我的爸爸是意大利人,妈妈是祖籍黎巴嫩的阿根廷人,爸爸是一名车工,妈妈有一家旅行社。在90年代,阿根廷经济衰退,他们决定离开阿根廷,在意大利重新开始,让我和我的哥哥Gianni能够有更好的未来。在这里我度到了中学三年级,就去当了一名工人。16岁开始在夜场工作。一开始在Riccione,早年人人都去那里。98年我来到了米兰。事实上,我8岁时就开始组织时装秀了,在我的巴塔哥尼亚小女生朋友家的院子里,在阿根廷的车库里开派对。有些东西已经在酝酿了。

您觉得自己是设计师吗?

我不是设计师,我不当设计师。我没有学习过设计。我只是做创意总监,让团队团结在一起。

有什么得意的事情吗?

三年前,第一个系列进入陈列室,有人在米兰贴了几张造型册里的照片,没有图形,上面写着“Marcelo Burlon是什么鬼东西!”而我怎么应对呢?一件T恤,然后我把它送给了所有朋友。这个故事说明了,有的人就是看不惯别人做点出格的东西。我对此作出了回应,也赚到了钱。

金钱会改变人吗?

可以提升生活质量。如果你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恪守一定的道德原则,那么金钱并不能改变你。我喜欢分享金钱。我的家,我的小屋,我在阿根廷建的Hacia El Sur农场,我都与朋友们一起分享。我将会继续进行慈善项目,非盈利的SOS 儿童村,为有需要的国家建学校。

您的梦想是什么呢?

与我的男友Manuel收养儿女,回到阿根廷,让他们在巴塔哥尼亚成长。

今天来说,社交媒体还有用吗?

对过去也有用。我是借助社交网络开始策划活动的,社交媒体是我的工作重心。今天已经发生了改变,因为所有企业都明白了,他们必须借助社交媒体做推广。他们会给博主付钱。企业的CEO 们希望懂得这项策略。但其实没有任何策略,我只是生活其中。秘诀是什么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我不是设计师,跟别人没什么不同。我只是一个个人,却成为了一个品牌。


撰文:Stefano Roncato。图片:Luca Campri

图片:MARCELO BURLON COUNTY OF MILAN 2016/17冬服装及配饰

创意总监:MARCELO BURLON

发型:GIANLUIGI GARGARO @ COPPOLA

彩妆大师:CRISTIANA CECCARELLI @ COPPOLA

合作者:FRANCESCA MANUZZI,ANGELO RUGGERI

摄影合作者:PHOTO ASSISTANT, RICCARDO OGGIONNI

Video – 视频


.Storie e leggende


.Va in scena l’Aida a Trapani


.Aspettando Italiana


.Milano Arch Week


Ferragamo

Valentino

Starhotels

Rosato

Brosway

Serapian

Blumarine

Pomellato

Video – 视频


.Storie e leggende


.Va in scena l’Aida a Trapani


.Aspettando Italiana


.Milano Arch Week


Ferragamo

Valentino

Starhotels

Rosato

Poliform

Bulgari

Furla

Roberto Botticel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