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MENEGILDO ZEGNA——Alessandro Sartori

ERMENEGILDO ZEGNA——Alessandro Sartori

  • 0
  • giugno 8, 2017

验。体验一段涉及多个感官,刺激心神的旅程。Alessandro Sartori在Ermenegildo Zegna的新旅程来自这段理念,为此首次亮相就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活动,这次活动与其说是一场走秀,倒不如说是一个故事的阐述。当然是关于服装的,然而也是艺术,携着想象中的虚拟场景,伴随并诠释着男装的演变,在演变中Sartori自己也扮演过一个重要的角色。

morning-habits-alessandro-sartori

刚开始在Zegna,然后在巴黎Berluti经历的五年,在那里他推出了一个还未有的,男式优雅的观点,精致而珍贵。如今,新的合作,新的挑战。在此开启新的篇章,重新审视品牌的灵魂。在店里提供快速定制服务,开放品牌的虚拟大门,和消费者直接沟通。和他讨论在男装世界发生的事情非常有意思。创新很难吗? «很难也不难。两者都有。需要结合大量的素材»。我们不该止于他自然优雅的姿态。他有着细致的注意力,从不大声叫嚷,磁性并富有内涵。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并且以事实来证明。他以其无声的智慧开始一场无声的革命。

您首次亮相的反响是怎样的?
非常好。他们欣赏的是新的外观、新的公司策略以及我们将在通讯上所做的努力,这些都将走向一个清新、Zegna式以及有意思的方向。观点已经通过了。不管是在外观上 —— 那个在剪裁和新的精加工里有着复杂材质的时装、运动装、户外装世界,还是在公司策略,视觉和通讯上。

您说您终于成功地把三个品牌转变成了一个品牌的三个系列?
这个现代意大利式的生活风格不再仅仅指向一个特定人群,而是指向人们一天生活中不同时段的组合,我们的三个系列可以完全令其满意。此三个系列代表了同个品牌内同个消费者的三个时段。

你们的消费者是哪些人?
没有特定年龄的国际客户。来自不同的种族,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共同拥有其个人风格以及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具有特定价值观的真正消费者。

您在Berluti工作时,推出了一种在当时还未存在的,新的精致男式优雅 …
现在情况不同了。街头风影响了整个时装界。也因为剪裁的改变,可以更自由地混搭,而且如今的一些穿着方式也跟五年前不一样了。我们正处于一个著名的,开启新篇章的时刻。如今的方式更生活风以及更个性化,不再是一个固定的风格,而是一种姿态。运动和剪裁的组合不是在一件特定的服装上,而是在轮廓上。一位在办公室工作的精英男士更开放,能用旧西装与T恤,运动衫和印花混搭。同时整个运动装界火了。

您创作的方法是什么?
我们先从寻找图片或者感觉开始。一个象徵或者轮廓。作为参考对象的客户们一直在进步。比起英俊的男士我考虑的是一个美好的性格,有着强烈和特别的表情。不是90年代的顶级男模,而是优雅博学,有着美好外表和风格的人物。可以是20岁或者60岁,来自东京或者米兰。这就是我们的背景面貌。工作室一半由挂着的大量人物照片组成,类似一种脸孔样版(face board) 。另一面则跟随季节潮流。就如同在做一个大拼贴…先从外观和风格开始,然后再设计服装。

您有什么外观上的执着吗?
坚持逃离复古式。相反地,五年前我对其非常感兴趣。

所以您也改变了吗?
每次当我看到一件给我那种感觉的服装或者布料的时候,我就会逃离。我们织出特别的提花面料就是为了以不同的方式诠释男式图案。也许对某人来说,盘弄一个好看的威尔士格纹就算是创新。而我并不喜欢这个图案,因为它让我联想到已经见过的东西。

您观看别人的作品或者走秀吗?
在巴黎的时候很难,因为我差不多是最后一个走秀,不过我不看走秀因为那些还不是完成的作品。如果我是在酒吧喝咖啡,我会试着不在报纸上看它们。我对一些品牌感兴趣,不过不是那么执着地要看,我不看所有的造型,也许只看三张照片。

可以指几个名字吗?
我对Demna Gsavalia的Vetements感兴趣。几天前在Instagram出现的一个模特,Ingo, 就是由我们使用并且穿着她的服装。一个在选派演员公司工作的朋友对我说,她们沿用了我的概念做了一个streetcasting,就如我在米兰和佛罗伦萨找了二十几个模特,做的演出一样。

一个意大利式的streetcasting?
绝对是的。但是需要一个团队来为此工作。

您说过喜欢Alexander Matiussi的Ami?
我喜欢她的研究和极致简约的服装。那些是我们衣柜里已经拥有的服饰但是她有把它们以另外一种方式拼凑起来的能力。作品出来以后非常清新和有意思。然后是Sacai…

就如Kitose Abe自己声称的,您喜欢那种失真效果吗?
事实上,我把它叫做操纵。把一个错误或者一个碎片放在一个完美的图形里。

谁在男装的大变化中留下了轨迹?
如果我们往回看,是一些摄影师们。50年代的摄影师,Stanley Kubrick,用其照相写实主义在人们的脑海里固定了一种优雅,那个60年前的黑白照片世界。如果是80和90年代,我绝对会说是Romeo Gigli,用了那个年代无人使用过的色彩,轮廓和素材。如果是最近15年某些电影和文化的话,我会说Cohen兄弟,还有创造非常新颖的Wes Anderson,有时候打破常规,有时候是真实但是没有具体时间的照片,但是全都非常强烈。

在男装中创新有多难?
很难也不难。两者都有。需要结合大量的素材。就算是长久以来众所周知的服装如大衣,夹克衫或者休闲裤,都可以全然重新创作。如果一个人把规律使用得好的话,那一点都不难。

您对成为时髦品牌感兴趣吗?
Z Zegna曾经是,它以在纽约的走秀经历了时髦品牌的路程。那时我对其有兴趣。如今我考虑的是一个清新,新颖和真实的创新审美路程。可以触摸得到的。

您对男装走秀有什么想法?
我很喜欢。如果我是在一个整体故事的场景内的话。包含了公司的参与,通讯以及和总裁和经理们的共同目标。第一点就是要保持同步,如果可以实现的话,走秀就可以成为这样的时刻。我并不热衷大家都在同个地方走秀,我喜欢的走秀是一个以很多元素来讲述故事的活动。为人们创造回忆。但是当你使用一个大型的、炫丽场地的时候,你也担着风险。

您说过这些场所将有助于你们认识城市,您将会使用新的地点吗?
是的,在夏天时我们活跃极了。但是需要所有人的努力。城市必须给予协助,为我们敞开大门。设计师,公司和商人需要改变,利用城市来创造有意义的事物。

您的一个梦想?
我喜欢米兰的一个地方但是不让走秀。我热衷于维拉斯加塔(Torre Velasca)。

您对性别流体有什么想法?
当公司有那种宗旨时是有效的,那种男女皆宜的电影。相反地,如果是为了让人用另一个镜头去看走秀的手段的话,那我不认可。如今这个现象不再那么重要了? 有人认为是的,有人认为不是的。

我们将会看到Zegna的女装吗?
我认为不会。我们热衷于男装并且还想进行更多的项目。

您是第一批与数码有良好关系的人。它仍是必不可少的吗?
是的,绝对是的,但是应以不同的方式。2008-09年来了博客们,他们有从0开始的热情。如今的逻辑是不同的。我对所有能让我们与想象中的人,想要打扮的最终消费者取得联系的形式感兴趣。对于能在Instagram的聊天线上给人写几句,显示无人知晓的方面,裁缝的工作以及选角的照片。我珍惜与人们的直接接触。

关于数码,男人和女人的态度有不同吗?
女士们更时髦点,男士们差点。女士们更关注标志性服饰。男士们少点,不是说不关注但是少点。在年龄方面也不一样。对于Zegna,我们走秀的视频有两百万人次观看,比前次多出五十万。为了公平起见,我会说这五十万在不断发展,但是两百万是一个重要的数字。我们以分段式讲述了一个故事。语言也在不断发展。

男性消费者的购买行为有什么改变?
买得少了但是更好了。以前买三件夹克的人,现在买一件或者两件。这一件更有意义。然后它的功能不再单一。如今造型和风格非常重要。造型和大量图像的建议导致我们考虑到其他方面: 一个“每日造型” …

米兰…巴黎?
我很高兴回来尽管在巴黎拥有过不平凡的经历。 我很高兴建立了这个联系,大家精力十足,向着某一方向前行。获得了关于皮具和鞋履的丰富知识。

一个如Lvmh集团的金融巨头和一家如Zegna时装屋的知名家庭式公司,对于一位设计师来说,该如何应对这两个现状?
以我的情形来说没有区别,我跟两家公司合作时都是直接跟总裁对接。对别的设计师来说,我可以想象那将取决于两者的合作关系,例如当你为一个大集团工作,要通过三位经理时。我当时是和Antoine Arnault合作,很平和,因为和老板直接对接,对于两者之间的局面和关系都更实用。

 

Ermenegildo-Zegna-Defining-Moments-1

 

Robert De Niro和后起之秀McCaul Lombardi一起拍摄的新广告片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不同年代人之间的对话。拥有共同话题和相似之处的人物,确切地来说,是一位传奇人物和一位年轻的演员,都有意大利人的血缘,彼此欣赏。由Francesco Carrozzini以拍电影的方式拍摄。意欲拍摄一部电影并间或拍摄照片。这是品牌的新形象,被命名为Defining moments (决定性时刻) —— 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时刻。

您收到的最好的称赞是什么?
三天前,我在米兰的一个餐厅晚餐,在邻桌有一位35-40岁左右的英俊男士和他的两个朋友。他穿着蓝色飞行员夹克和高领毛衣。我看到他脚上穿着的鞋子正好齐备了从秀场上直接进入店面的定制造型。那双鞋子来自刚刚举办过的走秀。我用另外一种方式回答你的问题,我自己称赞了自己。